<dfn id="zxbed"><tbody id="zxbed"></tbody></dfn>
    <blockquote id="zxbed"></blockquote>
    1. <noscript id="zxbed"></noscript>
      <meter id="zxbed"></meter>

    2. <table id="zxbed"><menuitem id="zxbed"><listing id="zxbed"></listing></menuitem></table><big id="zxbed"></big><big id="zxbed"></big>

      <big id="zxbed"><tbody id="zxbed"></tbody></big>
      <big id="zxbed"></big>

      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最高人民法院新聞
      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人民法院禁毒工作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2-06-25 18:04:59

        禁毒工作事關國家安危、民族興衰、人民福祉。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禁毒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聽取禁毒工作匯報,并多次就禁毒工作發表重要講話、作出重要指示,為做好新時代禁毒工作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十年來,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踐行習近平法治思想,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十九大及歷次中央全會精神,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央禁毒決策部署,毫不動搖地堅持依法從嚴懲處毒品犯罪,持續加強毒品犯罪審判規范化建設,不斷提升禁毒綜合治理效能,各項工作均取得顯著成效,為推動禁毒斗爭形勢持續向好、實現禁毒工作高質量發展、創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

        一、當前毒品犯罪的形勢和特點

        通過近年來的持續治理,我國毒情呈現整體向好態勢,但受國際國內多種因素影響,禁毒工作仍面臨諸多風險挑戰。從審判工作情況看,當前毒品犯罪主要呈現以下幾個特點:

        一是案件數量在達到峰值后持續回落。2012年至2021年,全國法院一審審結毒品犯罪案件共計95.7萬件,判決生效犯罪分子102.9萬人。十年間毒品犯罪案件數量呈拋物線型變化趨勢。一審結案數從2012年的7.6萬件增至2015年的13.9萬件,增幅為82.25%,達到歷史最高點。此后開始持續回落,2021年一審結案數降至5.6萬件,較2015年下降59.54%,回到2012年以前的水平。以上數據反映,在嚴厲懲處和有效治理下,我國毒品犯罪蔓延勢頭得到有效遏制,毒情向好態勢日益鞏固,彰顯了黨的領導下中國特色毒品治理體系的強大優勢。

        二是源頭性毒品犯罪呈多態發展。國內規?;贫痉缸镌诔掷m打擊下得到有效控制,逐步呈現地域分散化、規模小型化、流程分段化等特點,制毒前體不斷前移,制造新型毒品犯罪呈增長趨勢?!敖鹑恰钡鹊厝允俏覈酒返闹饕獊碓?,境外毒品因從傳統渠道入境受阻,轉而通過陸路繞道、國際物流寄遞或者海上走私向我國滲透。

        三是末端毒品犯罪數量明顯下降。近五年隨著我國吸毒人員數量逐年下降及戒毒管控措施不斷加強,毒品消費市場持續萎縮,“零包”販賣毒品、非法持有毒品、容留他人吸毒等犯罪呈下降趨勢。2021年全國法院一審審結非法持有毒品案件1595件、容留他人吸毒案件11203件,較2015年高峰時期的10875件和35867件分別下降了85.33%和68.77%。

        四是涉案毒品種類更加多元化。涉案毒品結構逐步發生變化,當前傳統、合成、新型毒品“三代并存”格局愈加明顯,麻精藥品替代濫用問題不容忽視。海洛因、甲基苯丙胺、氯胺酮仍占據涉案毒品前三位,但涉甲卡西酮、γ-羥丁酸、合成大麻素、氟胺酮等新型毒品犯罪總體呈上升態勢。

        五是犯罪網絡化、智能化特點突出。毒品犯罪網上和網下交織更為緊密,“互聯網+物流寄遞+電子支付”非接觸式犯罪手段逐漸成為毒品販運的新常態。借助現代信息技術和新興寄遞業態發展,毒品犯罪組織化程度進一步提高,犯罪手段更加隱蔽,查處難度明顯加大,也對證據審查認定工作提出新要求。

        二、堅持黨對禁毒工作絕對領導,夯實人民法院禁毒工作正確政治方向這條“保障線”

        堅持黨對禁毒工作的絕對領導,是走好中國特色毒品問題治理之路的根本要求,是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確保禁毒司法工作正確政治方向的根本保障。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人民法院以政治建設為統領,忠誠履職盡責,始終把禁毒工作作為重要政治任務抓牢抓實,切實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央禁毒決策部署上來,不斷增強做好禁毒工作的政治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

        一是加強組織領導。各級法院黨組壓緊壓實禁毒工作領導責任,把禁毒工作作為“一把手工程”,高站位統籌推進禁毒工作縱深發展。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和周強院長高度重視禁毒工作,周強院長多次主持召開黨組會議,組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就強化毒品犯罪特別是新型毒品犯罪打擊處理、有針對性開展青少年禁毒宣傳教育等提出要求。地方法院也召開黨組會議專門研究禁毒工作,成立由主要領導同志負責的禁毒工作領導小組,壓實黨組主體責任。

        二是服務工作大局。各級法院心系“國之大者”,緊緊圍繞掃黑除惡、精準扶貧、迎接二十大等黨和國家大局部署開展禁毒工作。近年來,全國法院緊密結合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嚴懲操縱、經營涉毒活動的黑惡勢力、毒黑交織的制販毒團伙,深挖涉毒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重拳打擊黑毒合流、槍毒合流、官毒勾結等關聯犯罪,取得禁毒領域掃黑除惡斗爭的顯著成效。四川法院積極服務涼山地區精準扶貧,出臺服務保障涼山地區禁毒防艾脫貧攻堅從嚴懲處毒品犯罪的指導意見,有力破解禁毒瓶頸問題,助力涼山地區摘掉20余年“毒帽”。今年來,各級法院緊扣為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營造良好環境這條主線,強化風險意識和底線思維,全力防控涉毒司法風險隱患。

        三是強化督促落實。各級法院黨組牢記使命擔當,對標對表中央決策部署,以黨組名義發文督辦禁毒工作,召開專門會議研究解決重大問題,狠抓各項舉措落實。最高人民法院多次下發通知,對全國法院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重要指示精神、深入貫徹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禁毒工作的意見》、開展禁毒重點工作等重大部署提出要求、作出安排。貴州2021年先后三次召開全省法院禁毒工作會議,部署打擊毒品犯罪相關工作,推進突出毒品問題整治工作高效開展。

        三、堅持依法從嚴懲處指導思想,架起涉毒必懲這條“高壓線”

        面對復雜多變的毒品犯罪形勢,人民法院始終堅持依法從嚴懲處指導思想。2012年至2021年,毒品犯罪案件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重刑率總體為23.09%,各年度重刑率分別高于同期全部刑事案件重刑率8至17個百分點。特別是在2015年之后毒品犯罪案件數量逐年下降的情況下,重刑率始終保持高位,2021年較2015年提升了6個百分點,反映出人民法院對毒品犯罪堅持嚴懲力度不減,充分發揮了刑罰的懲罰和威懾作用,對遏制毒品犯罪蔓延勢頭發揮了積極作用。

        一是突出打擊重點。在犯罪類型上,人民法院依法嚴懲走私、制造、大宗販賣毒品等源頭性犯罪,并加大對涉新型毒品、危害青少年、農村地區毒品犯罪懲處力度。在嚴懲對象上,人民法院對具有武裝掩護毒品犯罪、以暴力抗拒檢查、拘留、逮捕、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等嚴重情節以及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等罪行嚴重和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犯罪分子,該判處重刑乃至死刑的,堅決依法判處。十年來,人民法院依法審理了毒梟糯康及其集團骨干成員犯罪案、廣東“博社村”系列制販毒案、四川白友日涉黑組織特大跨國走私販毒案等一批重大毒品犯罪案件,對其中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依法判處了死刑,有力震懾了犯罪分子。

        二是嚴格規范刑罰適用與執行。為確保刑罰執行效果,人民法院嚴格規范毒品犯罪緩刑適用,從嚴把握毒品罪犯減刑條件,并嚴格限制對嚴重毒品罪犯假釋,毒品犯罪緩刑適用率明顯低于、減刑和假釋適用條件明顯高于普通刑事案件。為剝奪犯罪分子再犯的經濟能力,人民法院注重加大對毒品犯罪的經濟制裁力度,依法追繳毒品犯罪分子的違法所得,充分適用財產刑并加大執行力度,同時依法懲處涉毒洗錢和窩藏毒贓等下游犯罪。

        三是嚴懲涉毒次生和關聯犯罪。針對毒品問題帶來的次生社會危害,人民法院注重依法嚴懲因吸毒誘發的故意殺人、故意傷害、搶劫、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嚴重犯罪,并對利用麻精藥品實施強奸、搶劫等暴力犯罪者從嚴懲處。對于加工、販賣非列管物質的犯罪,依法運用藥品、食品、非法經營犯罪等相關法律條款予以懲處,進一步嚴密刑事法網。

        人民法院在堅持整體從嚴懲處毒品犯罪、突出打擊重點的同時,對于罪行較輕,或者具有從犯、自首、立功、初犯等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的毒品犯罪分子,根據罪刑相適應原則,依法給予從寬處罰,以分化瓦解毒品犯罪分子,預防和減少毒品犯罪。

        四、堅持規范治理基本思路,通過加強審判規范化建設固守裁判質量這條“基準線”

        2012年至2021年,人民法院通過召開審判工作會議、制發規范性文件、開展專項指導、組織業務培訓等多種方式,著力提升毒品犯罪審判工作質量。

        一是組織召開全國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座談會并印發會議紀要。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組織召開全國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座談會,并于次年5月印發會議紀要,紀要對進一步加強人民法院禁毒工作提出要求,對毒品犯罪法律適用突出問題作出規范,是指導毒品犯罪審判工作的重要規范性文件。2021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決定2022年組織召開全國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會議,系統總結近年來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取得的成績和存在的問題,統一指導思想,出臺新的會議紀要,目前各項籌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進行中。

        二是制定司法解釋及其他規范性文件。2016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首次以司法解釋形式全面規定了各類毒品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是這一時期禁毒法治建設領域的代表性文件。為進一步規范毒品犯罪案件的證據收集與審查工作,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制定了相關規范性文件,對深入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提高毒品犯罪案件辦理質量具有重要意義。十年來,最高人民法院還單獨或者會同有關職能部門出臺了懲治制毒物品犯罪、互聯網涉毒犯罪等方面的一系列規范性文件。上述文件覆蓋了毒品犯罪政策把握、實體處理、程序運行、證據運用等各個層面,形成了較為完備的禁毒司法規范體系,切實提升了毒品犯罪案件辦理的法治化、規范化水平。

        三是全面提升審判專業化水平。隊伍建設方面,全國法院不斷探索建立健全毒品犯罪專業審判機構,最高人民法院、各高級人民法院通過舉辦專項業務培訓、組織交流研討、匯編典型案例等多種形式,促進提升毒品犯罪審判隊伍專業化水平。專項指導方面,最高人民法院先后針對涉甲卡西酮犯罪、涉麻黃堿類制毒物品犯罪、涉新型毒品犯罪、涉麻精藥品犯罪等開展專項調研指導,明確裁判規則,促進規范司法。建章立制方面,地方法院也結合工作實際,及時研究并解決審判工作中遇到的突出問題,廣東、云南、江蘇、福建、安徽、貴州等高級人民法院單獨或者會同有關職能部門出臺了毒品犯罪案件管轄、證據審查、刑罰適用、涉案資產處置等方面的指引性文件。

        五、堅持綜合治理根本之策,劃定防毒拒毒這條“警示線”

        毒品問題成因復雜,遏制毒品犯罪的根本之策在于綜合治理。2012年至2021年,人民法院充分利用審判資源優勢,積極參與禁毒綜合治理,不斷拓展司法禁毒工作空間,收效良好。

        一是利用“6·26”國際禁毒日等時機,集中開展禁毒宣傳。2012年至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每年均利用“6·26”國際禁毒日或者其他宣傳節點,采取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新聞通稿、接受主流媒體采訪等形式,向社會公眾通報人民法院禁毒工作情況,并公布典型案例。十年間,最高人民法院共公布了84個毒品犯罪和涉毒次生犯罪典型案例,這些案例從不同角度體現了毒品犯罪的懲治重點,昭示了人民法院依法從嚴懲處毒品犯罪的一貫立場。特別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首次發布《人民法院禁毒工作》白皮書,向社會通報2012年以來開展禁毒工作的主要舉措和成效,取得良好效果。毒品犯罪多發地區的人民法院也在每年國際禁毒日期間通過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典型案例、直播庭審、集中宣判等形式大力開展宣傳,形成了全國法院廣泛、同步開展禁毒宣傳的強大聲勢。

        二是依托審判資源優勢,持續開展日常禁毒法治教育。禁毒貴在預防,預防重在教育。在開展集中宣傳的同時,各級人民法院對日常禁毒法治教育常抓不懈,近年來更是針對青少年涉毒和新型毒品危害問題加大警示教育力度,通過組織旁聽庭審、制作宣傳短片、舉辦禁毒講堂、建立禁毒對象幫教制度等多種形式廣泛開展禁毒法治教育,社會影響力和群眾參與度不斷擴大,切實增強了全社會識毒、防毒、拒毒的意識和能力。

        三是積極參與綜合治理,促進完善禁毒防控社會體系。在禁毒示范城市創建、重點整治和農村毒品治理等重點工作中,各地法院立足自身職能,積極參與其中,促進當地禁毒工作取得新成效。針對審判工作中發現的治安隱患和社會管理漏洞,湖南、廣東、江蘇、安徽等地法院及時向有關職能部門提出強化麻精藥品和制毒物品監管、加強物流寄遞行業禁毒管理、嚴厲打擊餐飲娛樂場所涉毒違法犯罪、嚴格美沙酮維持治療安全服藥管理等司法建議,促進禁毒綜合治理效能進一步提升。

        六、堅持協作共治重要舉措,共筑禁絕毒品這條“聯防線”

        禁毒工作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各部門齊抓共管、通力協作、形成合力。2012年至2021年,人民法院切實履行禁毒委員會成員單位職責,不斷探索禁毒合作共治新舉措,各項工作均取得實效。

        一是切實履行禁毒委員會成員單位職責。全國各級法院按照禁毒工作責任制要求和同級禁毒委員會部署認真開展工作,將禁毒工作列入本單位整體工作規劃,制定工作方案,并抓好貫徹落實。在國家禁毒委員會及有關職能部門部署開展“百城禁毒會戰”“兩打兩控”“凈邊”“清源斷流”等專項行動期間,各級法院積極配合,集中力量依法及時審結受理的各類毒品犯罪案件。自2014年國家禁毒委員會部署開展禁毒督導檢查工作以來,最高人民法院由院領導帶隊,先后前往湖南、廣西、福建、廣東等地開展督導檢查,督促當地進一步壓實禁毒工作責任,完善禁毒工作措施。

        二是加強成員單位間溝通合作。最高人民法院不斷加強與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等職能部門的溝通協作,在重大案件聯合督辦、禁毒法治建設、信息共享、業務交流等方面建立了長效合作機制。地方各級法院也樹立禁毒工作一盤棋思想,不斷加強與同級禁毒職能部門的協調配合,建立了聯席會議、信息通報、聯合培訓等制度,切實強化聯動、凝聚合力。

        三是積極推進禁毒基礎理論研究。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會同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分別與西南政法大學、武漢大學合作,依托兩校優勢建立了國家毒品問題治理研究中心和毒品犯罪司法研究中心。近年來,兩個中心開展了一系列研究、研討、培訓等工作,為完善禁毒政策、提高禁毒司法工作水平提供了有力理論支持。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毒品一日不除,禁毒斗爭就一日不能松懈。下一步,人民法院將繼續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踐行習近平法治思想,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立足新階段、著眼新征程,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禁毒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和黨中央對禁毒工作的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將禁毒工作作為象征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義舉善舉抓緊抓好,切實采取有力措施,推動新時代人民法院禁毒工作取得新的更大成效,以更加優異的成績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

      責任編輯:任喆
      变态拳头交视频一区二区,高清粉嫩无套内谢国语播放,国产精品爽黄69天堂a,a级国产乱理伦片在线播放